• 全国法院决胜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 2019-06-02
  • 2018父亲节送什么礼物好 父亲节送爸爸岳父最好的礼物排行榜top10 2019-06-02
  • 张智霖71岁妈妈近照被曝 皮肤紧致白晳完全毫无老年人状态 2019-05-08
  • 笑博士这是从哪里掺来的东西?社会主义企业计划,是国民经济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,是服从于国家计划的战略要求的。笑博士搞的这个规划提纲,仅仅是私有制企业的规划提纲,与 2019-05-07
  •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 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-04-22
  • 西班牙对决葡萄牙 谁才是伊比利亚半岛美食届的一哥? 2019-04-12
  • 环境保护“忧思”录—国辉先生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4-12
  • 长期吃柠檬 防骨质疏松 2019-04-11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“伟大工程”? 2019-04-11
  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【吉林篇】 2019-04-10
  • 大同能源革命跑出发展“加速度” 2019-04-07
  • 广东院士联合会:“新起点”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“新征程” 2019-04-07
  •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-04-05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3-29
  • 浙财大推送电子毕业账单,饱含温情 2019-03-13
  • 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> 科幻小说 > 末代3 太爷传奇 > 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此起彼伏

    11选5前三神奇公式:正文 第一百三十八章 此起彼伏

    ?    萧老道笑了,“知错能改善莫大焉,红布包里,是我给姜家大老爷留的书信,是关于他们家祖坟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太爷一听,当即明白了,萧老道接着说道:“不过,我可没说坟里那些东西是咱们埋的,我嫁祸给了姜家二老爷……”说完,萧老道嘿嘿嘿笑了起来?;故遣莞?,明天修改。

        卖艺姑娘在旁边插嘴问了一句,“萧道长,这大半夜的,咱们现在要去哪儿呀?”

        萧老道闻言,沉吟了片刻,说道:“最近这段时日,咱们奔波劳累,我想带你们去个地方,在那里修整一阵子?!?

        姑娘又问:“之前咱们分开的时候,您不是说,你们要南下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?”

        萧老道朝姑娘看了一眼,笑道:“那是贫道的推脱之词,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办,眼下马上就要进入寒冬时节,天一冷,就不宜再出门了,再者,咱们杀了高家那么多人,他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,最好找地方先避避风头,等过了这个冬天再说?!?

        一个月后,萧老道带着太爷他们,来到了徐州府,一个叫萧县的地方,在一片土岭上面,有个小村子,土岭下面,是条小河,在村子与小河之间,有一座孤零零的院落。

        萧老道领着太爷他们,在院落门前停了下来,这时候,院门开着,萧初九和萧十一似乎对院落并不陌生,翻身下马,将马匹牵进了院落里。

        萧老道这时招呼我太爷和卖艺姑娘,你们两个也别愣着了,赶紧进院吧。

        太爷打眼一看,这院门上面还挂着一块扁,上面写着:天地乾坤??簇叶畹囊馑?,好像是一座道观,不过,里面房屋的格局不太像。

        翻身下马,牵着马走进院里,就见院子中间,有一个石头铺出来的八卦图,这让我太爷觉得,这里好像真是座道观,不过这座道观里没有主殿,院子挺大,周围只坐落着几间土瓦房子。

        院子的尽头,是一间马棚,正对着院门,给马棚里拴马的时候,太爷疑惑地问萧老道,“萧兄,这里是什么地方,看着像道观,又不像是道观?!?

        萧老道笑了笑,说道:“这就是我和俩徒弟的家,这院子是我前些年建起来的,咱们虽说常年在外漂泊,也总得有个家吧?!?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候,从侧面一间房子,走出来一个人,叫了一声:“师兄回来了!”

        太爷循声一看,是三十多岁的男子,穿着一身道袍,头上还挽着发髻,男子快速朝萧老道走了过来,不过,太爷这时才发现,这道士是个跛子,走路一歪一歪的。

        萧老道看见跛脚道人开心的笑了,“师弟,你可想死为兄了?!毕衾系浪底?,连忙一拉我太爷,“来,你们俩见见面,这是我师弟本初?!钡弱私诺廊死吹浇?,萧老道给道人介绍,“这是黄河边上赫赫有名的屠龙大侠,师弟,你别看他年纪轻轻,本事可大着呢?!?

        两个人一碰面,太爷就觉得这个跛脚道人慈眉善目的,比萧老道看着可实在多了,道人打量我太爷几眼,露出和蔼的笑意,“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刘兄弟器宇不凡,乃人中龙凤也?!钡廊艘豢?,太爷听出来了,这道人应该饱读诗书,有些修养。

        后来我太爷才知道,原来萧老道看风水算命的本事,都是跟他学的,他们当年在一个道观里出家,只是拜的师父不是一个人,跛脚道人的师父,对风水易数颇有研究,而萧老道的师父,只对道家的经书有研究,后来,道观被清军查封,观里那些师兄弟死的死逃的逃,萧老道这位师弟的腿,就在那时被清军砍伤,落下了残疾。萧老道带着他逃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到屋里坐座,寒暄一阵以后,跛脚道人长出了口气,说道:“师兄,你们终于回来了,前几日我起了一卦,卦象上说,你们不日即将返回来,而且,是大吉兆,看来,眼下之事,也能迎刃而解了?!?

        萧老道一听,微微蹙了蹙眉头,问道:“师弟,听你话里的口气,是遇上啥难事儿了么?”

        跛脚道人看了萧老道一眼,“今日,他们村里发生了怪事,很多村民找我算卦,可我算出来的卦象异常古怪的,前些天夜里,我卜过一卦之后,居然还做了个怪梦,梦里有人警告我,不许再给村里人算卦,要不然叫我不得好死?!?

        太爷闻言,忍不住问道:“他们村里发生了什么怪事?”

        跛脚道人看了我太爷一眼,说道:“他们村里,很多人夜里做些奇奇怪怪的梦,第二天早上起来,浑身乏累,就好像干了一夜的活儿似的,每天如此,已经有半个多月,他们村里就有人来问我怎么回事儿,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儿,就给他们起卦,谁知道,起出来的挂都是乱的,好像有人在暗中作梗?!?

        跛脚道人说到这儿,萧老道居然嘿嘿苦笑两声,“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呀?!?

        跛脚道人一愣,“师兄,此话怎讲呢?”

        萧老道一脸苦涩,“你师兄我今日,连连撞邪,本想回到家里清净清净,谁成想……”萧老道随即一摆手,“这事儿咱管不了,咱也不管这些闲事儿,再有村民过来算命,叫他们都回去!”

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跛脚道人为难道:“我等道门中人,理当临危济世,哪儿有不管之理呢?!?

        萧老道看了跛脚道人一眼,说道:“师弟呀,有些事儿不该咱管,咱就别管了,别去自寻烦恼?!?

        跛脚道人一点头,“好吧,我听师兄的?!?

        当天晚上,安排太爷和卖艺姑娘的房间以后,萧老道让萧初九到村里打来十多斤酒,又买来些肉,几个人一通开怀畅饮。

        深夜,太爷睡在萧老道安排的房间里,突然听见“哞”地一声,太爷顿时一激灵,心说,院子的大门不是关上了么,哪儿来的牛叫声,紧跟着,又是哞哞两声,太爷顿时把眼睛睁开了,翻身下床,不过,没去开门,走到窗户边上,把窗户打开一条缝,就见院子里,有一条浑身发光的小青牛。

        太爷顿时一愣,这不是山心石里那条青牛嘛,怎么跑出来了呢?在青牛旁边,站着一条黑影,黑影手里拉着一条绳子,绳子的另一头,在小青牛脖子里拴着,黑影似乎想把小青牛拉走,小青牛极力反抗,看样子不想跟黑影走。

        太爷一合计,低喝了一声,“什么人!”

        黑影一惊,扭头朝太爷房间看了一眼,不过,并没有想要逃跑的意思,太爷一看,好大胆的贼人,被人发现了居然还不跑。

        太爷一转身,走到房门跟前,哗啦将房门拉开了,就见院子里面,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有。

        太爷愣住了,怎么回事儿,刚才看见的,难道是梦?

        太爷转身回屋,穿好衣裳,朝萧老道房门走去,敲了几下房门,听见里面萧老道含糊应了一声,等了一会儿,却不见萧老道看门,太爷又使劲敲了几下,萧老道屋里的灯亮了,没一会儿,萧老道迷迷糊糊把房门打开了,“是老弟呀,怎么,你、你还没睡呢?”

        太爷迈脚进了屋,问道:“萧兄,那颗山心石还在吗?”

        萧老道睡意正浓,根本没听明白太爷这话啥意思,“啥?老弟,你,你大半夜的,问山心石干啥呀?”

        太爷一脸正色说道:“萧兄,你醒醒,刚才我又看见那头小青牛了?!?

        太爷这话一出口,萧老道清醒了不少,“你说什么?”

        太爷说道:“刚才我在院里又看见那头小青牛了,在小青牛旁边,还有条高大的人影,等我从屋里出来,小青牛和那条人影全不见了,你快看看,山心石还在不在?!?

        萧老道一听,彻底清醒了,连忙到房间柜子一通翻腾,最后,把虎皮包拿了出来,打开虎皮包,碗口大小的山心石从里面露了出来,不过,太爷和萧老道将石头一打量,两个人同时一皱眉,萧老道说了声,这不可能!转身把油灯吹灭了,屋里顿时一片漆黑。

        萧老道顿时大叫,没了,山心石里的灵气没了,这、这不可能的,有虎皮包包着,灵气是出不来的。

        太爷吹着火折子,把蜡烛重新点上,说道:“只怕和我看见的人影有关系,是那条人影把小青牛带走的?!?

        萧老道一拍桌子,颓废地坐在了桌旁的椅子上,“这山心石没了灵气,就跟一块普通石头无异,他奶奶的,白白辛苦一场,让他人坐收了渔翁之利,走老弟,跟我到外边找找去!”

        萧老道和我太爷出了院子,到外面转了一大圈,但是,什么都没找到,只是,在去村子里找的时候,两个人都感觉村子里阴森森的,莫名其妙地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        返回住处,两个人也没再睡,一转眼的,天亮了,萧老道迫不及待地把跛脚道人从床上揪了起来,非要他给算一卦,算算山心石里的灵气,到底是给谁弄走了。


      //www.qxpk.net/74_74414/26121493.html

    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11选5稳中两个算法 www.qxpk.net。VIP中文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www.qxpk.net
  • 全国法院决胜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 2019-06-02
  • 2018父亲节送什么礼物好 父亲节送爸爸岳父最好的礼物排行榜top10 2019-06-02
  • 张智霖71岁妈妈近照被曝 皮肤紧致白晳完全毫无老年人状态 2019-05-08
  • 笑博士这是从哪里掺来的东西?社会主义企业计划,是国民经济计划的一个组成部分,是服从于国家计划的战略要求的。笑博士搞的这个规划提纲,仅仅是私有制企业的规划提纲,与 2019-05-07
  • 国象甲级联赛南京站落幕 上海队领跑积分榜 2019-04-22
  • 西班牙对决葡萄牙 谁才是伊比利亚半岛美食届的一哥? 2019-04-12
  • 环境保护“忧思”录—国辉先生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4-12
  • 长期吃柠檬 防骨质疏松 2019-04-11
  • 【十九大·理论新视野】为什么强调执政党建设“伟大工程”? 2019-04-11
  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【吉林篇】 2019-04-10
  • 大同能源革命跑出发展“加速度” 2019-04-07
  • 广东院士联合会:“新起点”开启助力广东创新驱动发展“新征程” 2019-04-07
  • 端午期间 重庆高速总车流量达254万辆次 2019-04-05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3-29
  • 浙财大推送电子毕业账单,饱含温情 2019-03-13